选择地区: 纽约 加州 康州 华盛顿 弗吉尼亚 宾州 新泽西 马萨诸塞 马里兰 佛罗里达 更多
阿拉巴马 阿拉斯加 阿利桑那 阿肯色 科罗拉多 怀俄明 威斯康辛 西弗吉尼亚 佛蒙特 犹他 得克萨斯 田纳西 南达科他 南卡罗来纳 罗得岛 俄勒冈 俄克拉荷马 俄亥俄 北达科他 北卡罗来纳 新墨西哥 新罕布什尔 内华达 内布拉斯加 蒙大拿 密苏里 密西西比 明尼苏达 密歇根 缅因 路易斯安那 肯塔基 堪萨斯 爱荷华 印第安纳 伊利诺斯 爱达荷 夏威夷 乔治亚 德拉瓦 哥伦比亚特区 (首都: 华盛顿DC) 关岛 北马里亚那群岛 (首府: 塞班岛) 波多黎各自由邦 美属维吾尔京群岛
同乡友邻野餐聚会趣味盎然
[ 编辑:usahrsh | 时间:2022-07-01 10:55:46 ]
分享到:
我们在芝城北郊居住的一拨姐妹有个聚会微信群叫做“村花朵朵开”。岁月荏苒,我们之间亲密平和的友情已经持续了超过10年之久。
 
有贤者曰:天道无为,任物自然,无亲无疏,无彼无此也。惟其这种群体的友情令人舒适放松,能够延续绵长——“道无为”的意思应该是:师法自然,顺应人们自然而然的意愿和心理,任友谊随性发展。近年来,我自动撤离了一些聚会时争芳斗艳、吹吹拍拍,私下里是非不断的小圈子。除了工作或是商业经营躲不开人为的因素,生活中的人际关系我更喜欢事事莫强求,莫拉山头,无需刻意打压或拉拢讨好任何人,心境淡泊,为人和善的群体。我坚信友情这种事,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太过刻意的经营未必能够长久。人们越是年龄大了越不必为了面子勉强维持与重心机、不舒适的人往来。

而我理解“无亲无疏,无彼无此也”的意思用到人际关系上:作为一个友情的群体(或小圈子)聚合时,应该没有远近亲疏之分,不分彼此, 无论远近,大家和睦平等相处,那样才能减少纠纷和不适感,照顾到每位参与者的感受。
 
当然,作为非群体的、个体的私下交往,你可以任意选择亲疏远近,可以自己决定与谁来往更频繁。我经历过在某些群体交往时,有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拉某人踩某人,你如果退而谦让,人家就变本加厉,屁大点事都要玩弄点心机,最后我忍无可忍,只能选择远离。看多了美国的校园电影,我发现生活中或者网络上有些大妈年纪的女人仍喜欢像中学生的popular girls那样,玩拉帮结派排挤别人的游戏,很是可笑。
 
鉴于有人读过此篇,问及我们这类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群体还能有多么不适的感受?我来举一两个实例吧。譬如,有群友参加某号称本地时尚大姐大发起的节日帽子主题聚会,戴了个有些搞笑的帽子,被那位大姐奚落到痛哭流涕,不许参与当天的合影;而我亲历的一次,是那位大姐要求所有参加聚会的人员要穿白色衣裙,还要事先把衣服的照片交予她审查。我的一条亚麻白色裙裤只是裤脚有一朵黑色花朵,我很尊重她的旨意递交了照片,那位大姐厉色回复到:你不要捣乱,说白色就是纯白色,如果你穿这条裤子来就别参加合影!O,my, 这是大妈们一起休闲娱乐还是参加神圣的宗教仪式啊,要做到如此一丝不苟!
 
再举一例:在那个以凹造型、拍照为主旨的聚会团体里,当时有几位女士在新浪和文学城也都拥有各自的博客,而我是其中最早开博的,也是较早拥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知道那位大姐大很想要她精心组织的聚会能够被广为人知,出于友情,每次参加过她的聚会我都认真发布图文博报。那位大姐大开始还很感谢我,说她在中国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在白鹤的博客里看到她,知道她依然漂亮,生活得很滋润,令她开心不已。没想到,不久后,另一位很善于拍她马屁的女博主C暗地里要那位大姐转告我,每次我们聚会后要让那位C女士先发博客,过几天以后我的博客再发出,这样帮助新博主C优先占有点击率或者有机会被文学城置顶首页。这般无理的要求,我当时顾及到友情也是同意并照办了的。不过,没几年,那位C女士不知何故关闭了她在文学城和新浪的博客,C也曾多次来文学城的流行时尚论坛发帖,因为并未收到她预期的热捧后便撤离了,当然这是后话。
 
前几年,有一次那位C女士想学习国标舞,找到一位心仪的美国老师。由于一对一的课程收费较贵,她想多拉几个人凑一个团体课,集体分摊价格便宜些。C和她的丈夫轮番多次打电话来想说服我和我先生参加那个国标舞班。开始我先生考虑到工作忙,每周两次课他不一定能做到拒绝了,C再三请求下,我们成全她,同意参加了。C是一位漂亮能干的女性,但生性好出风头、好拔尖儿,结果她大概凑够了舞蹈老师要求的人数,舞蹈课开班,她连招呼都没跟我打,也没表示任何歉意,是我看到她和其他朋友们一起跳舞的照片才知道我们夫妇被踢出去了。或许她本来也未必真想让我跟她一起习舞,不愿意有人抢了她的风头,只是实在不容易凑齐人数才拿我们俩当后备的。如果遇到这样对待你的“朋友”,你会觉得很舒适吗?还会与其保持很亲密的关系吗?后来,我自己报名参加了另一个本地华人举办的国标舞蹈班,跟班上的同学们都相处得很愉快,课后大家还经常相约而聚。
 
与某些曾经常相聚的朋友疏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看似鸡毛蒜皮的恼人琐事发生得多了,令我感到群里的某些女人表面的热情并不与内心的真实情感相符,与我交往并不是出于真心的欣赏和尊重,而是出于“场面上好看”的需要,加之那个群体的主要成员都住在离我芝加哥北郊的家很远的西郊,我就自动退出了那个群体。但我离开后并没有与其中的任何成员发生直接的冲突,事后也没有跟相关的熟人议论此事。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我陆续听到那位大姐大责令张三李四不许再与我交往,如果参加她的party就不许再邀请我,其中N位女人还是通过我引荐加入她圈子的。如此刻薄霸道,难道不是欺人太甚吗?
 
说来也是无巧不成书,在这些事发生的期间,有不明来路的网友在文学城论坛里多次以挑衅的口气用那位大姐大打压我,逼着我俩PK(我至今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某人的指使而为),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因为那位大姐大那段时间给我带来的伤害,当时我在网上据实与她做了比较,而不是打马虎眼做伪好人地去维护这层关系,这也是她不善在先的结果。我不是圣人,活到我这把年纪犯不上再为任何关系委曲求全。
 
话题扯远了,打住。我只是想借此机会跟文学城的朋友们说明一下事实。我不是不容人的小气鬼,但人的容忍量都是有限度的,仅此而已。
 
在微信群中,我们北郊的这拨村花姐妹们日常交流很随意,嘘寒问暖,互帮互助,互相关心体贴,气氛十分温馨融洽。虽然大家聊的无非是些关于菜谱啦,园艺啦,或在美国处理一些日常事物的经验、家长里短,久而久之友情变得日益亲切,关系如同好亲戚一般互通有无。多年来,我们时而take turn在自己家中做东,时而相约郊游野餐或一起去餐馆就餐,我们的每次聚会都非常放松而欢乐。
 
上周的一个中午我们相约在北郊的Independence Grove公园野餐聚会,这是疫情后这拨姐妹第一次见面。缘由是继此群的发起人之一Lily Liu搬迁去了德州,又一位好姐妹Tanya 近期也要远离我们搬去佛罗里达州享受温暖的退休生活了……大家心中都十分不舍,一直商议着聚会一次。
 
可惜那天中午有多位“小伙伴”因外出度假或工作繁忙抽不出身来赴“宴”,而Tanya临别前的日程紧张,也是难得空闲,所以仅得6个姐妹到场。姐妹们不仅带来自家的拿手好菜,还带来了自家树上结的甜樱桃、水蜜白桃、还有各式小吃和点心。
 
园中的小湖泊波光粼粼,林间不时吹过和煦的清风,觊觎我们餐台上美味的小鸟们在树枝上或草地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们一边吃吃喝喝,一边谈论共同经历过的种种趣事和疫情期间的各种不易,七嘴八舌,好像各个都有一肚子聊不完的话题。远在德州的Lily也通过手机视频与大家进行交流,还为我们演唱了她最近学习美声唱法新练好的歌曲,歌声十分悦耳动听!
 
一个下午的时间飞快地流逝,傍晚时分我们才意犹未尽地分手。大家临别前祝愿Tanya乔迁顺利如意,都期待日后能再有机会重逢相聚。
 
当天的我。谢谢曼丽MM主动提出用手机为我和另几位姐妹分别拍照。
 
 
“村花”姐妹们合影留念:
 
 
 
大快朵颐时:
 
上一篇:感悟: 在还有记忆的时候回忆
下一篇:人生趣闻: 智商如体重 情商似身高
发布评论
称呼:
内容:
用户评价
感想更多>>
  • 感悟: 在还有记忆的时候回忆

     杂谷脑河,我记忆中波涛汹涌的大河,不知道是不是如今水电站建多了,大河已经变成了浅滩,一路都是断流。记得我有一个小学同学是被山上的落石砸死的,属于凶死,..

    浏览量:27次发布时间:2022-08-01
  • ·同乡友邻野餐聚会趣味盎然
  • ·人生趣闻: 智商如体重 情商似身高
  • ·步入老年定要给自己留7张底牌
  • ·只有最大勇气的人 才敢独立思考
  • ·模煳的是往事 长存的是友谊
  • ·绿卡移民还是归化入籍 令人纠葛
  • ·有一种年味叫团聚 有一种思念叫乡愁
  • ·时代的思考:互联网的利与弊